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记诵和创造力之间存不存在矛盾?  

2013-09-16 14:00:00|  分类: 读经理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代中国教育百年的迷思所在

:王财贵
(选自“全球读经教育交流网”提问之解答)

其实,这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因为这是个假问题,这问题的产生是由于思考的混乱,如果理清了思绪,就自动解决了。但这个问题却好像真的一样,而且困惑中国足足一百年,造成莫须有的灾难,真令人不可思议,令人浩叹。

两个针锋相对的观念,有的是矛盾的,有的则是不矛盾的,矛盾的不能并存,而必为一是一非,不矛盾的则可以并存,而往往是相辅相成。前者如逻辑判断的真与假,道德判断的善与恶,自然物的存在与不存在,数学运算的加与减等等。后者如大学所谓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之本末终始先后,乃至于一般人常讨论的中与西,古与今,传统与现代,文言与白话,法治与人治,权利与义务,在朝与在野等,甚至易经中的道与器,孔子的仁与智,朱子学中的理与气,佛法的真与俗,道家的有与无等等。总之,严格的矛盾是以逻辑为标准的,那是死的规定;而凡属人间之事,尤其属于文化的生命的智慧的事,都是活的世界,其中看似矛盾不能并存而针锋相对的事物,往往是两面可以并存且必须两面俱到而互相成全为一整体的。

不能并存的针锋相对,其相对性是直截而为人所容易认识的;可以并存的针锋相对,其相对性是有屈折而不易为人所认识的。人类如果自相矛盾而不自知,将两败而无一成,固为愚昧;但如果误可兼容者而以为矛盾,则为一偏之见,虽亦有一面之成就,但未见全体,是亦不智也,况所偏者在其小而遂遗其大,则不只近愚,或将有灾祸之临也。

若更详细考察,把“记诵和创造力”两者摆在一起比对是不相伦类的,因为在教育的应用上,这两个观念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是不能相比对以论是非高下的。记诵是体上的观念,而创造是用上的观念——或可说记诵是因,是学习时的依据,而创造是果,是学习后的功能。如果将记诵和创造力比对,问那个比较重要,依一般人立即产生的结论无疑是创造力为胜场。所以,如果要和记诵有所比较的话,应该说成:记诵与思辨,其实就是“记忆力与理解力”。这个疑问用一句话说出来,即:“在教育的工作中,那一边的份量应该重些?”——这是吾人在推广读经之最初期,就一直关心的问题,而且已经给了很周全的回答了。读经理念的推广,第一步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否则,读经是不可能被接受的。甚至可以说民国以来百年的中国教育哲学就是在这上看走了眼,以至于百年以后还会有钱学森之问。

美国人是相当天真的,他们从英国绅士那里得到一些文化教养和基督信仰的传统,稳住了他们的社会人心,而轻易地享受了欧洲工业革命的果实,加上本身新大陆的开发的经济优势,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平安无事,尤其是二次战后以其军事和经济的实力罗致全世界的大科学家,集世界科学成就于一身,于是渐渐以为科学(包括思考与知识)可以代表一切,在教育中逐渐以思考、知识为标准,谓之“科学挂帅”。知道了这些,他们从小学就这样教孩子就不足为奇了。

人类主要的学习能力有两种,一是记忆,一是理解,各司其职,各有其用,而且相辅相成。但这两种能力在一个人的成长历程里,是有时机性的。我认为善用其时机,令两种能力都得到最大化的开发,才是教育的正确选择。——在个人来说,让每个人都不荒废两种机会,在群体来说,让社会出各种成就的人才。

凡是思考、知识,亦即科学性之学习,所用的是理解力。而理解力的发展是后起的,是缓慢的,而记忆力的发展是先行的,是快速成长,快速成熟的。最值得注意的是:记忆力的开发,并不妨碍理解力的开发,甚至是有助于理解力的开发。这在二十世纪初以来的美国教育主流学者,因为沉浸在国势蒸蒸日上的自豪中,是不管这一大套的。而民国以来的中国人,唯美国思想之马首是瞻,亦不会管这一套的。于是,美国放弃了记忆的教育,其所自诩的所谓”创造力”,百年来除了科技的成就外,不见有领袖时代的人文思想大师,整个国家治国方针,没有高瞻远瞩的智慧,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所以才把整个世界引导到如今这个局面,辜负了这个时代,这是很对不起世界的。而中国是既放弃了记忆的教育,连理解教育也没有学好,所以两面落空,百年来不出一个人才,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祖先,对不起时代,也对不起世界。将来中国如欲出人才,中国如欲领导世界,美国式之人才,不足倾慕也,美国式之领导,不足为训也。(这些论点散见在读经教育理论中,也可以说每一次演讲,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话,都只在说这些意思,请有心人多参考。)

本文的作者,就不要惊讶美国小学老师怎么这样教孩子了,因为他们除了这一套以外,再没有别的了。不过,既然中国是两者全无,也难怪他如见天神了。尤其美国老师那一段话,是似是而非的,至少是不完整的,但近代的中国人却以为是金科玉律,听了不免瞠目结舌:“对人的创造能力中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里去寻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就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就是我的观点。”这个小学老师和近代的中国学者一样,总是把不该对立的东西对立起来,而自己站在一个自以为是的制高点上,然后否定另一边,这是思考的混乱和不完整的表现。或许这位老师是为了回应本文作者的质问:“为什么不让儿童背一些重要的东西”,而故意站在另一方所说的话,因为本文作者发问的心理本来就是把这两者对立着而问的。难道背诵,就是劣义的“死记硬背”而有碍于聪明并有害于知识的丰富?这恐怕要看是背什么,怎么背和什么时候背,才能断定曲直,不可一概而论。但如果美国老师是科学一层论者,他是不会想这么多的——美国教育,号称从小就注重思考训练,而这位老师被训练成这样子,那教育我看也不见得是成功的。

理清了人性内涵的全幅性和人性发展的全程性,就不会有这些无谓的争论和歆羡了,而中国的教育也就有前途了——这里所谓的前途,不是一般人说的超欧赶美,一舨人说的超欧赶美,只是在科学上要与人一别苖头,那是一种窝囊废的愤恨之言,是很阿Q的。吾人的教育,只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人性既然有两面,就应该两面俱到,人性的发展既然有其天定的时机,那就应该后天而奉天时,不急不徐,水到渠成。教育只是尽其可能的开发人性,在人性面前,中国人固不可自大,亦无须惊恐也。当然,吾人也愿将此教育理念推广至美国,传于世界。因为天不变,地不变,道不变,人性不变也。

除此之外,我还有几点回应如下:

一、好奇既是天性,则好奇本身并不可贵。因为天性即是自然,自然本身并不可贵。《中庸》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天命之性本身是万物之所共有,故无价值可言也,人之所以有价值者,在于能率其性而修其道以复其性也。

小孩之心思烂漫无拘,毫无边际,因为成人之心思,已趋庸俗,故自比于儿童,遂自惭形秽。实则,庸俗固甚可鄙,烂漫亦非高质量也。所可欣悦者,天真是人与天地之第一度和谐,精明是人之所以为人成熟之标帜,然亦是和谐之破坏,若成熟而不失天真,乃为第二度和谐,方为可贵也。此庄子应帝王第七最后一段浑沌之死之所喻也。

故教育之工作,不是如何长保儿童之天真,是如何据人性所有本质,顺其年龄之发展而予以恰当之开发。苟能全幅开发,则有学问的天真,有内涵的洒脱,有文化之感的企业家,有悲悯之情的科学家,方可寄望其诞生也。

儿童之发问,是随意而问,你就随意而答,才是应机。他问的如果是道理,则能答多少算多少,其余,则引导他看书查资料。所以,美国老师要儿童多阅读,是很对的。但人只能了解他在当下所能了解的事物,所以儿童自己看书,他是了解了他所能了解的部份,形成他所能形成的“理论”,那很可能是相当幼稚的,做为师长,则应体谅他,就如美国老师不管出什么题目,并没有期望儿童能有什么高瞻远瞩的精辟之论,能说多少算多少,都好,说对说错,都对——其实,老师出的题目,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所以没有所谓对错。——老师和家长这时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让孩子自己多看书,并且让他说,鼓励他说,而且心里老早要知道:儿童是说不出什么大道理的,如果貌似大道理,也是蒙来的,所谓胡思乱想憧憧往来是也,美国老师必不责怪,因为他们被教导得知道孩子就是孩子。此吾所以赞叹美国教育之处也。

但,把大好时光专在不成熟的理解力上训练使之貌似成熟,我以为是买了椟还了珠,可惜了老天一片好生之德,给予人类记忆与理解两全之天性也——今人只会说好奇(思考的前身)是儿童的天性,甚少说记忆是儿童的天性的,说好奇是儿童天性而尊重之的,是为认识儿童心理,是保护儿童的天使,说记忆是儿童天性而尊重之的,被指为是大人的妄想,是障碍儿童的专制,黑白颠倒,而百年如是,岂不可怪?

中国人,不管是政府,校长,老师,还是家长,往后对下一代如何教育,应该思考思考了。


记诵和创造力之间存不存在矛盾? - wywcgxt - 北京王财贵读经学堂 转发至微博
记诵和创造力之间存不存在矛盾? - wywcgxt - 北京王财贵读经学堂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